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实验室建设» 重点实验室

青海省青藏高原北缘新生代资源环境重点实验室简介

(一)实验室现有研究方向

青藏高原北缘新生代资源环境重点实验是山东省福利彩票的研究机构之一,目前逐步形成以下优势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青藏高原成矿规律与成矿预测;青藏高原新构造及地貌演化;青藏高原生态地质环境与灾害效应研究、青藏高原特殊岩土工程及防灾减灾;青藏高原地质灾害遥感探测技术、青藏高原矿山环境遥感监测技术等。

(二)主要研究内容

根据国内外学科发展的趋势,本实验室的研究内容侧重于以青藏高原不同类型的陆相地质环境记录为主,研究新生代以来青藏高原为主体的高原地质环境的形成、不同时间尺度上的演化及其与全球变化的动力学联系,探索人类及生物演化与青藏高原环境的关系,以及人类活动对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影响;研究青藏高原地质灾害易发区新构造、环境变迁等相关地质作用,对地质灾害形成发育的控制作用;利用遥感应用技术,综合借鉴国内外先进的遥感数据处理技术和地学遥感信息提取方法,分别研究建立一套适宜青藏高原工程地质、生态环境地质、灾害地质、矿产资源、新构造运动等的遥感调查、监测、评价技术体系等。

(三)拟解决的重大科学问题

保护青藏高原生态地质环境,应对全球发展变化。20世纪50年代前,青藏高原还是森林茂密、绿草茵茵、江河纵横、湖泊密布,百鸟欢腾、百兽遍野、珍稀野生动植物随处可见的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野生世界。由于人们对大自然的掠夺索取和破坏日益加剧,加上各种自然灾害,青藏高原生态地质环境现状是不容乐观:

(1)强烈的隆升运动始终没有停止,每年以平均4~5毫米的速度不断隆升;

(2)自然地带发生明显变动,雪线上升、冰川退缩。据"青藏高原生态地质环境遥感调查与监测"项目专家最新调查显示,30年间青藏高原冰川面积平均每年减少147.96平方公里,这直接影响全球气候,影响江河水流量和农林牧业生产发展。青海是三江源头,这直接影响了江河水流量,同时也对农林牧业生产与发展产生了诸多不利影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球气候;

(3)江河流径量明显减少,雅鲁藏布江、金沙江、澜沧江、大渡河、雅砻江等自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间各河流径量减少15%,尤其雅鲁藏布江减少26.6%;

(4)湖泊面积缩少,如青海湖50年代至90年代间湖水下降3.35米。藏区其他湖面积不断萎缩,有些已干枯消失;

(5)土地沙莫化、盐化、钙化严重,沙漠化更为严重,据1995年青藏高原沙漠化普查资料统计:沙漠化分布于青海、西藏、四川、甘肃4省区15个地市州的112个县,沙漠化面积为3132.74万公顷,占青藏高原总面积的 13.95%其中严重沙漠化土地430.019万公顷,中度沙漠化土地1736.848万公顷,轻度沙漠化土地965.879万公顷,三者分别占沙漠化土地总面积的13.73%,55.44%,0.83%。青藏高原潜在沙漠化土地298.638万公顷,占青藏高原总面积的1.35%。仅青海省自20世纪50 年代至80年代每年以13万公顷速度扩大,西藏也是如此。青藏高原可能成为远程传输最高效的沙尘源地之一,进而影响全球气候;

(6)森林锐减,四川甘孜、阿坝二州川西森工局在那里进行了大规模的伐木,据统计,在川西采伐森林面积达3.44万公顷。由于国家、地方、集体、个人都向森林举起刀斧,甘、阿二地森林覆盖率由50年代20迅速下降到15%,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走入森林资源枯竭的困境;         

(7)草原的粗放经营、超载放牧和采挖沙金等人为破坏,导致草地面积锐减,植被严重毁坏,自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草地退化面积达30%左右;

(8)野生动植物资源明显减少,许多珍稀野生动物和植物处于濒危或绝迹;

(9)地下水位明显下降。20世纪50年代初拉萨“创土不过二尺即见水”,1983年拉萨6 个测点得到地下水在0.77~1.95米之间,青藏高原其他地区也有此类现象。